medium: laser, aluminium, acceleration sensors
dimensions: site-specific (Keelung, Taiwan)
year: 2018

Keelong, Taiwan


使用媒材:雷射、鋁、感測器
尺寸:依場地而定
創作年份:2018

台灣基隆

現今的基隆或是世界上其他正在面對轉變(或威脅)的城市,似乎也在面臨著一種被架空的城 市變遷。在這種正在劇變的都市狀態裡,有人想著要逃離現況,又或是冀望重現昔日景象卻 無計可奈。城市一旦繁榮起來,也許又會懷念當初樸靜的日子,也許最理想的生活狀態總是 遠在他方吧?

而所謂的「歷史面貌」或曾經發生的事件在這裡更顯現出一種矛盾,恰似廢墟一般,總以其殘破與即將消逝的形象,收藏著過往日子的破碎片段;眼前的遺址雖然化成廢墟,卻也因此而得到永恆的象徵。廢墟的存在既緊扣著過往的時光,讓過往的故事填滿其充滿皺摺的空間之中,某程度上也因他的殘破而顯現出不需要任何話語即可支撐此時此地的姿態。我把一道幽微的光線置入在廢墟的緊密皺摺路徑之中,既不照亮或碰觸任何結構與本體,卻以指名道姓一般的姿態無聲的緊扣此地,並朝向未知的前方。

廢墟的存在既緊扣著過往的時光,讓過往的故事填滿其充滿皺摺的空間之中,某程度上也因他的殘破而顯現出不需要任何話語即可支撐此時此地的姿態。我把一道幽微的光線置入在廢墟的緊密皺摺路徑之中,既不照亮或碰觸任何結構與本體,卻以指名道姓一般的姿態無聲的緊扣此地,並朝向未知的前方。